王曙光:幸福的经济学和不幸福的经济学——经济学家对幸福的理解

  • 时间:
  • 浏览:0

王曙光:幸福的经济学和不幸福的经济学——经济学家对幸福的理解的相关文章

王曙光:幸福的经济学和不幸福的经济学——经济学家对幸福的理解

引子:幸福是有另一个说不清的东西萧伯纳原来说了一句被广泛引用的、令经济学家很受用的名言,跟跟我说:“经济人学一门使人幸福的科学。”我也我但会 知道他是在何种意义上对经济学作出原来的评价的。不过,经济学家在幸福一些问提上所作出的贡献嘴笨 是微不足道。与哲学家、伦理学家、心理学家和社会学家相比,经济学家似乎并这样在幸福一些命题上作出多少实质   更多...

梁小民:经济人学使人生幸福的学问

记得在上世纪50年代最常听到的一段话是,让哲学从哲学家的书斋和课堂中解放出来,成为群众身旁锐利的武器。那是有另一个阶级斗争的时代,用斗争哲学去武装群众,可不要能 让群众斗得更热闹,普及哲学服务于政治。如今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时代了,武装群众的应该是经济学。这正是普及经济学的现实意义之所在。 经济人学那先 ? 从我国目前的情   更多...

王曙光:论经济学的道德中性与经济学家的道德关怀

一、“非道德”(unmoral)和“不道德”(immoral)的经济学:关于经济学的价值判断在一切有关人类自身的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研究领域,价值判断,即“研究者宣称他接受从一些伦理原则、文化观念或哲学观点中所推演出来的实际价值判断”,恐怕全部都是有另一个在妙招论上难以回避的棘手的问提。研究者老要指在有另一个相当尴尬的两难境地:一方   更多...

王曙光:要能真理是大伙儿儿的北斗星——我所理解的经济学和经济学家

中国正指在有另一个经济制度和形态学 学 急剧变迁的时代。生活在一些时代的经济学家无疑是幸运的,前所未有的大规模的制度变迁为大伙儿儿的学术研究提供了取之不竭的灵感源泉,而一些时代所一致崇尚和认同的开放姿态和多元观念,则为经济学家营造了一种空前自由和宽松的思想空间。全部都是所有时代的经济学家全部都是原来的际遇。大伙儿儿一些时代的经济学家既躬逢盛世   更多...

樊纲:“不道德”的经济学

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经济学者老要发现当时人被卷入关于道德的争论。大伙儿儿(包括一些其它学科的学者)认为经济学家也应该“讲道德”,要能只鼓吹“赚钱”、“利润最大化”;不少经济学家也在鼓吹经济学要讲道德。但会 ,本文我应该 说的是,经济学嘴笨 离不开“道德”、价值体系这一的概念,但它一种不研究道德问提;经济学家作为啥会公民的一分子,应   更多...

许成钢:经济学、经济学家与经济学教育

对我国的教学为啥培养研究生,我滥用有另一个词来概要——“眼高手低”。眼高,即目标和眼界要高,盯住世界上最好的学校,要培养出最好的经济学家,能找到最重要的经济学问提,发现最重要的挑战,鼓励大伙儿儿的研究生能独立观察,有批判和创造的能力,要发现天才。   更多...

宋圭武:幸福源泉的经济学分析

幸福在哪里?《易经》曰:“否极泰来,福之将至”。 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认为:善但会 幸福,幸福是合于德性的现实活动。幸福有三条件:身体(健康)、财富与德性,这三条件是一并必备的,不足理性与美德就这样幸福可言。 梭伦认为,幸福包括五大偏离 :财富、年龄、健康、情人关系是那先 、人格。美国经济学家萨缪尔森提出了有另一个“幸福方程式”,其表达   更多...

王曙光:“纯粹经济学”的幻象:经济人学“科学”吗?

将会有一些文献在探讨经济学的学科性质并质询经济人学与非 一门科学,这在一些的社会科学中是罕见的一种问提,将会大伙儿儿很少听到有学者探讨法学或社会人学全部都是一门科学。熊彼特(Schumpeter, 1883-1950) 在他的旷世巨著《经济分析史》的第一卷的开篇中,就试图为一些问提寻求有另一个答案,尽管一些答案在我看来也是语焉未详,   更多...

徐康宁:润笔与经济学家的酬劳

这两年承蒙“店主”小洪先生的热情和鼓励,陆续在《茶座》上写了一些文章,虽全部都是每期都写,倒也是常看常写。对那先 文章,有读者来信(Email)称好的,全部都是同行认为我的文章写得一些沉重(我院的周勤教授但会 一些评价。一笑)。嘴笨 我老要认为《茶座》的文章可不要能 轻松活泼,但要能流于鸡毛蒜皮,是茶就应该有茶的味道,一些“味道”但会 用一   更多...

王曙光:理性与信仰:经济学的双重维度

在所有的人文社会学科中,这样有另一个领域象经济学那样,在有另一个世纪的演进过程中,经历过这样多具有历史意义的骚动与革命,并对人类思想形态学 产生这样广泛而深刻的影响。尽管大伙儿儿要能夸大经济思想对于社会制度变迁和精神世界的普遍作用,但会 历史上那先 卓越的经济学家们,还是以其精湛的洞察和充裕说服力的论述对公众实施了或明或暗的影响。正如凯恩   更多...